宁洱信息门户网>财经>钴镍齐飞锂价触底 锂电下游布局上游

钴镍齐飞锂价触底 锂电下游布局上游

2019-11-25 17:13:05

最近,宁德时代锂矿上游并购的公告引起了业界的关注。

钴、镍、锂作为三元正极材料的“三大”之一,价格波动总是影响锂电池的上下游眼。自2019年7月以来,镍和钴的价格在经历了长时间的沉默后一直在飙升,而锂的价格一直保持下降趋势。

《证券时报》电子公司的一名记者最近采访了锂行业的许多领先上市公司和许多行业分析师。目前,上游碳酸锂的价格接近历史最低点。市场上的一些企业甚至把成本颠倒过来,锂价格没有明显的下跌空间。从长远来看,在锂电池需求持续反弹的背景下,锂价格预计将在未来强劲上涨。

齐飞钴和镍价格

近年来,以三元材料为正极材料的动力锂电池以其容量高、循环稳定性好、成本适中的优点,逐渐取代镍氢电池、钴酸锂电池和磷酸铁锂电池,成为市场上最主流的电池。

以三元电池ncm(正极材料由镍、钴和锰按一定比例组成)为例,产业链上游相应的矿产资源包括锂、钴、锰和镍,资源价格的波动与新能源汽车和3c电子等下游产业有显著关联。

近年来,钴和镍无疑成为资本市场价格上涨概念中的明星。

商业新闻数据显示,7月中旬,国内金属钴价格低至21.62元/吨,而国内金属钴价格近期稳定在30万元/吨左右。换句话说,仅在两个月内,钴金属的价格就上涨了近40%。

“从9月6日到9月10日,钴的平均价格在三个交易日上涨了近2万元。截至9月10日,钴报价为291,000元/吨,9月5日平均报价为272,000元/吨,钴价格在三个交易日内上涨19,000元/吨,涨幅6.99%。”商业分析师白顾欣说。

自7月以来,镍金属价格也开始了一轮疯狂上涨。7月8日至19日,1911年上海镍主合约大幅上涨,从最低982元/吨升至19日盘中高点119,200元/吨,打破一年来累计上涨21.4%的高点。其中,7月17日和18日,主合同分别跃升5.35%和5.94%。

在此期间,镍现货价格呈现出高于主要合同价格的趋势。根据《商业新闻》对镍价格的监测,7月19日镍现货价格为118,466.67元/吨,比年初上涨32.35%。7月18日,镍价单日飙升4.48%,突破11万大关,同比上涨4.77%。

从那以后,“恶魔镍”一直没有停止向上运动。9月3日,上海镍主合同价格达到创纪录的149,190元/吨,比7月8日上涨50%以上。

钴和镍价格飙升,这与海外市场的好消息密切相关。沈万鸿源(港股06806)近日报道,拥有全球最大自产钴和钴贸易量的行业巨头嘉能可(Glencore)有望重获“钴定价权”,实施价格控制。同时,自6月底以来,刚果大部分采矿钴企业已经停产,因此2019-2020年的供应预测已经下调,钴的供需预计将满足未来的短期短缺。

镍矿主要来自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今年7月,印度尼西亚发生地震,印尼恢复出口禁令,菲律宾恢复17次矿山检查,加上淡水河谷(Vale Vale)旗下的一家镍矿厂在早期关闭,引发了对镍供应的担忧。此后,9月初,据报道,印度尼西亚能源、矿业和资源部发言人表示,镍矿出口将于今年12月底暂停,并签署了新的矿石出口限制条例。

此外,我们需要注意的是,除了海外新闻刺激之外,钴和镍的价格在大幅上涨之前,由于供应过剩等因素,都已跌至谷底。

自2018年夏季以来,钴价格开始大幅下跌。今年7月,国内钴价格从2018年4月的高点下跌近70%,接近历史低点。7月11日,国产电钴一度跌破20万元/吨,跌至19.5万元/吨,接近历史最低水平19.35万元/吨。

此前,a股钴行业一家上市公司的负责人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自2018年以来,钴金属价格一直处于弱势一年多。一方面,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正在减少,但最重要的因素是供应。此前,钴金属价格过高,导致许多投资者增加产能开发,并导致市场供大于求的局面。

同样,上海镍在经历了4个月的下跌冲击后,也开始再次上涨。宝成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程肖勇也早些时候告诉记者,从上半年的市场形势来看,镍矿的供应仍然是市场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目前,中国镍矿库存过剩,明年上半年已达到市场需求水平。

供需不匹配锂价格压力

虽然钴和镍的价格在齐飞,锂的价格仍然保持着之前的下降趋势。

“尽管碳酸锂目前的价格并不是历史上最低的,但就相对成本而言,碳酸锂的价格已经很低了。市场供应相对充足,但需求没有上升,这导致锂价格长期下跌。”百川信息碳酸锂分析师冯颖告诉《证券时报》电子公司记者,目前主要主流工厂电池级碳酸锂的报价约为6万元/吨。该产品的历史低点是在2009年,当时价格不到4万元/吨。

从2009年到2014年,碳酸锂的价格保持在3.6万元到4.5万元之间。此后,由于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崛起,碳酸锂价格从2015年开始上涨,2017年达到18万元/吨的历史新高。然而,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碳酸锂价格开始呈现下降趋势。

“钴和镍的价格上涨推高了三元材料的价格,但目前并没有影响锂的价格。锂不是期货产品。价格受供求关系的影响更大,而钴和镍的价格上涨受市场消息和资本投机的刺激更大。”至于碳酸锂价格最近持续下跌的原因,冯颖认为主要原因是市场需求不足,补贴退出导致终端市场压力更大。在需求减弱的同时,市场供应也在增加。“当价格在头两年居高不下时,市场容量涌入,一批新设备于2018年开始投产。因此,自2018年以来,供应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导致整个市场商品供应宽松,价格因供求矛盾而下跌。”她说。

《商业新闻》分析师曲林(Qu Lin)也表示,中国碳酸锂价格仍呈下降趋势,工业级市场价格约为5.5万元/吨,电池级市场价格约为6.2万元/吨。早期生产能力的大幅增加导致供需失衡,下游需求相对减弱,导致市场出货量放缓。此外,补贴的下调也对市场产生了一定影响,导致价格继续下跌。

与钴和镍相比,碳酸锂的使用相对单一,其价格受到下游新能源汽车产业繁荣的极大影响,这与钴和镍等商品的价格趋势不一致桑戈控股的东王米伊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在过去两年中,随着国内新能源汽车领域补贴的取消,新能源汽车行业开始进入整合阶段,新能源汽车的下游销售影响了碳酸锂的需求。在当前新能源汽车产业的低阶段,作为上游产品的碳酸锂价格随着总体环境呈下降趋势,但已经达到最低点。

锂价格持续下跌,对相关上市公司的业绩产生了重大影响。

专营锂化合物生产和金属锂生产的上市公司赣锋锂工业(港股01772)2019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2.96亿元,同比下降59.23%。该公司表示,2016年至2017年,主要锂化合物的价格处于高位。从2018年开始,国内外各锂盐制造商积极扩大生产。该行业预计生产能力将提高,主要锂化合物的价格开始高水平回升。根据风能数据,碳酸锂的价格自2018年4月以来大幅下降。在本报告所述期间,主要锂化合物的价格仍呈下降趋势,碳酸锂的下降逐渐放缓,氢氧化锂的价格大幅下降。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对新能源汽车市场产生了巨大影响,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一些落后和过剩的动力电池容量,对锂化合物的需求产生了短期影响。

天骐锂产业作为以锂为核心的国内外领先新能源材料企业,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总收入25.9亿元,同比下降21.28%;净利润1.93亿元,同比下降85.23%。至于业绩下滑的原因,天骐锂工业在半年度报告中表示,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随着行业供求格局的调整,锂化工产品价格出现了相对明显的回调,导致2019年1月至6月锂化工产品销售收入较去年同期出现相对明显的下滑。

天骐锂行业相关负责人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供需关系的动态变化导致锂化工产品价格相应调整,市场竞争格局发生深刻变化。

从2015年第四季度到2018年初,由于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快速发展等因素,下游市场对锂化工产品的需求呈现爆炸式增长。近年来,生产企业加快了生产扩张,供求格局逐渐发生变化,产品销售价格出现明显调整。自2015年第四季度以来锂产品价格的大幅上涨刺激了制造商加快生产扩张计划,相关产品的新产能也逐渐增加。考虑到新建和扩建锂化合物项目从建设到生产通常需要2-3年的时间,该行业的生产能力自2018年以来相对集中。

成本接近盈亏平衡点

锂资源的全球供应主要来自盐湖和锂矿,其中成熟盐湖主要分布在南美锂三角和中国,成熟锂矿主要分布在西澳大利亚。根据公共信息,2017年,西澳大利亚的锂精矿供应量占世界供应量的49%,南美洲的盐湖供应量占世界供应量的41%,两者合起来供应了世界锂资源的90%。从2018年到2019年,世界锂资源的主要增长将来自西澳大利亚的锂浓缩物,预计到2020年,其将占世界锂供应量的56%。

尽管钴和镍不同,但从矿石中提取锂正接近成本线,这是市场判断锂价格已触底的信号。

“从锂辉石目前的价格来看,锂的价格接近底部。锂辉石是锂的浓缩物。目前的价格是每吨580美元。每7吨精矿可提取约1吨碳酸锂。汇率、税收、亏损等相关费用约为2万元,目前生产成本超过5万元。”冯颖说,这仍然是理论价格,许多企业的实际成本甚至更高,所以根据碳酸锂目前的市场价格,从矿石中提取锂几乎没有利润。

然而,她说,虽然锂辉石价格一方面有成本支持,另一方面,也应该注意从盐湖中提取锂。从成本的角度来看,盐湖提锂的成本相对较低,因此这部分产品仍然对市场有影响。盐湖锂的产量也在逐步释放,目前市场供应相对宽松。

虽然刚刚进入锂产业链,桑戈控股已经形成了一定的从盐湖中提取锂的能力,并已成为市场关注的锂产业概念股。关于目前锂价格已经见底的判断,王一诺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目前用矿石法提取锂的成本保持在6万英镑/吨左右,生产成本接近盈亏平衡点,但目前还没有出现价格反转。虽然盐湖提锂法的生产成本相对较低,一般在30,000/吨到35,000/吨之间,但现阶段市场上盐湖提锂的生产能力只有30%左右,矿石提锂的成本价仍然是市场的重要参考标准。

上述天骐锂行业负责人也表示,自2018年9月以来,碳酸锂的吨成本迅速上升至价格的90%。碳酸锂的价格接近市场浓缩成本。该行业长期处于低毛利率状态,价格空间有限,价格底部逐渐得到确认。如果锂的价格继续保持低水平,中小型纯加工企业的经营压力将会加大,世界各地都出现了减产、停产、矿山停产和锂化工生产线停产等地方性现象。锂价格支持显而易见。在锂价格的底部阶段,公司的资源侧成本优势尤为明显。尽管大多数国内可比公司在锂行业利润微薄,甚至亏损,但该公司仍保持相对较高的毛利率。

天丰证券近日报道,电池级碳酸锂国内价格已跌至6.5万元/吨以下,而澳大利亚锂精矿公布的销售价格已接近600美元/吨。一些生产成本过高的矿山企业可能面临亏损,而在中游没有资源的锂盐加工企业也将对其盈利能力产生较大影响。

根据公司公告,除天骐锂工业旗下的格林布斯矿(greenbushes mine)外,大多数矿山的生产成本预计将超过400美元/吨,一些矿山目前的现金成本仍高于500美元/吨。经计算,从高成本矿山转化而来的锂盐价格接近57000元/吨,与目前国内电池级碳酸锂价格相比,仅剩下5000元左右的利润率。如果锂价格进一步下跌,高成本矿山将面临更大的运营压力。如果锂精矿在第四季度跌至600美元/吨以下,西澳大利亚的一些高成本锂矿可能会减产或停产,锂盐价格的底部区域预计将得到确认。

下游企业向上游布局

在锂价格被判断触底的背景下,全球领先的动力电池系统供应商宁德(Ningde)最近宣布将在上游合并锂矿石,引起了业界的关注。

宁德时报9月4日宣布,公司通过其全资子公司香港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和皮尔巴拉矿业有限公司(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于2019年9月3日签署了认购协议。为了确保公司上游锂资源的供应,公司计划通过认购额外股份在皮尔巴拉进行战略投资。每股0.3澳元和5500万澳元(约合人民币2.63亿元)的总价格用于认购1.83亿股新发行的普通股,占本次股票发行完成后总股本的8.5%(取决于皮尔巴拉融资的最终完成)。

目前,基于新能源汽车良好的长期增长前景,下游动力电池企业仍在积极扩大生产,包括宁德时报、比亚迪、郭萱高科技等国内动力电池企业,lg化工、三星sdi、滑雪等国外动力电池企业正在积极开拓中国市场上述天骐锂行业负责人表示,上海有色金属网的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1月至6月,中国碳酸锂总产量为67,500吨,同比增长29%,同比增长5%。

尽管2019年上半年中国碳酸锂产量同比增长,但碳酸锂产量增速低于市场预期。主要原因是随着碳酸锂和氢氧化锂价格的逐步回升,一些新建/扩建的生产项目由于生产成本相对较高,并考虑到产品价格的下降趋势,推迟了生产扩建计划。此外,一些新建/扩建生产项目的生产进度不尽如人意,生产线改造时间比预期长,从投产到生产稳定质量产品的时间也比预期长。从历史经验来看,锂资源和锂加工业并不缺乏资金。最重要的是,技术和产品质量的长期积累需要受到核心客户的深刻约束。因此,行业正逐步走向集中化,回归有序发展是大势所趋。

上述田七锂行业官员表示,根据中国汽车协会的数据,2019年7月,中国新能源汽车的产量和销量分别为84/80,000辆,同比下降6.9%/4.7%。月度生产和销售数据首次出现负增长。主要原因是:补贴过渡期在6月份结束,大部分汽车购买需求提前在6月份释放;在五个国家和六个国家的过渡时期,五个国家的汽车性价比对非限制城市的车主更有吸引力。

目前,五国六国之间的转换已经基本完成,对新能源汽车的影响已经基本结束。根据此前低前高后的基本趋势,新能源汽车将在下半年保持稳定增长。过渡期结束后,一些龙头企业没有提高主要车型的价格,也没有大幅度提高价格。新能源汽车市场预计将在9月份出现相对明显的经济复苏,年销量预计将达到150万辆,同比增长19.43%。

根据roskill信息服务公司的报告,未来对锂的需求将主要来自锂电池行业,尤其是锂电池技术在汽车领域的应用。预计到2026年需求将增加到100多万吨lce(碳酸锂当量),到2028年将进一步增加到123万吨lce,新能源汽车将加速向混合动力和电动汽车的转变,这是满足各国政策要求的排放标准所必需的。到2028年,电动汽车销量预计每年增长26%,到2023年达到2040万辆,到2028年达到5220万辆。在高增长条件下,锂需求年均复合增长率预计为23.5%,到2028年达到189万吨lce。

随着下游动力电池制造商积极扩大生产,预计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对上游锂化合物的需求将是好的,锂化合物的市场价格有望在未来形成长期支撑。

“国内锂资源相对有限,主要资源已被各企业掌握。下游企业应首先解决锂资源向上游分配的问题。由于锂资源有限,碳酸锂生产能力很难在短期内实现大规模增长。下游制造商对锂产业的布局只是对当前锂资源开发商的替代,对锂矿产资源的大规模增长影响有限。”王一诺认为,当前新能源汽车产业正处于低整合阶段,但长期政策仍然支持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特别是储能用锂电池将会有快速增长,需求将会增加。

她表示,虽然桑戈控股目前因碳酸锂项目缺乏土地证书而无法向税务机关开具增值税发票,碳酸锂暂时还没有出售给外界,但该公司已经收到一些下游企业的收购意向,表明市场需求仍然强劲。目前,碳酸锂的市场需求约为23万吨,产能仅为18万吨左右。预计未来几年碳酸锂需求的年增长率将不低于20%。

《商业新闻》分析师曲林(Qu Lin)表示,目前碳酸锂的价格接近许多生产企业的盈亏成本线。下降趋势相对缓慢,市场价格相对稳定。然而,下游制造商主要是按需购买碳酸锂,进口碳酸锂的市场份额仍然很高。在需求没有有利现象的背景下,碳酸锂的价格短期内可能仍处于低位。

这篇文章来源于《证券时报》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湖北十一选五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北京28购买 500万彩票网 天津11选5

  •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