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洱信息门户网>社会>新昆山之路⑤|共创与共享:昆山如何让每一个人都拥有获得感

新昆山之路⑤|共创与共享:昆山如何让每一个人都拥有获得感

2019-11-28 10:26:49

[编者注]

昆山已经连续14年主导中国的县域经济,许多人对它的快速发展和巨大财富感到惊讶。昆山的真正秘密和价值在于它背后的中国改革理念、路径和方法。

20世纪80年代改革之初,广东珠江三角洲模式对外开放,两次改革蓬勃发展:浙江温州模式和江苏苏南模式。昆山之路位于江苏南部,几乎同时崛起,可以说是在与苏南模式竞争。

通往昆山的道路绝不是该地区930平方公里的小县唯一无法复制的秘密书籍。它对当代中国改革有着深刻的共同意义:以大开放打破坚冰,以持续改革深化开放,以无畏的勇气和紧迫感在每一个发展关口成为改革开放的开拓者和领导者。

昆山给我们的启示是,无论你站在多高的山峰上,你都是自信而不自满的,你将继续与时俱进。然后你将从昆山的道路开始,走上昆山的新路,这是社会主义现代化的一个示范。

昆山是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的一个缩影。从某种意义上说,昆山之路反映了中国之路。

为此,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花了两个月的时间研究并撰写了一系列关于“新昆山之路”的报道,以便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同时,为中国之路贡献昆山的经验。本系列共有5篇报告,以下是“获得感”。

昆山市民文化广场夜景

吉杰是昆山最具历史意义的商业街之一。Xi安肉甲磨、安徽淮南牛肉汤、新疆羊肉串……夜幕降临时,来自全国各地的美味佳肴在这里混合并漂浮在空中。

12年前,40多岁的老阳从家乡安徽来到昆山。从周氏镇到吉杰街,他换了几家商店做淮南牛肉汤。商店越来越宽,生意越来越兴隆。他不仅在周氏镇买了一栋房子,而且附近的孩子们也上了小学:“昆山会给你一个公平的机会,不管你来自哪里,只要你努力工作。”

在老阳后面,街道公园广场的舞曲响起,女士们尽情地摇着她们的姿势。电影院开始迎来晚间表演的第一个高峰,情侣们聚在一起。在商业街明亮的灯光下,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聚集在一起...

如果你把白天和黑夜比作昆山硬币的两面,你会发现那一天就是昆山,它镶嵌着“全国百强县”,有着多元经济发展的耀眼光环。270多万企业家源源不断地在这片土地上创造繁荣。作为硬币的另一面,昆山在夜晚更清晰地展现了人们的温暖和宁静,分享这片土地给他们的一切。

这也是任何区域经济和社会发展都必须回答的一个命题:当人们的财富需求和生存需求在小康后基本得到满足时,如何才能公平地享受区域经济发展的成果?这片土地的创造者能继续从财富到精神世界中获得收益和幸福吗?它们能被系统地推广到一起分享和创造吗?

依靠“每个人”代表“每个人”。昆山经过几十年的实践,已经写好了自己的答卷。

“城市富人”和“人民富人”

昆山早在2005年就位列“中国百强县”之首,因此国内生产总值令人眼花缭乱也就不足为奇了。但昆山的领导人心中有一个清晰的理解:衡量区域经济是否真正可持续的关键试金石在于这座城市是否富裕,同时老百姓是否富裕。

2018年,昆山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54030元,居江苏县级城市之首。

以富民为中心,主要战场在农村。今年上半年,昆山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8185元,同比增长8.4%,增幅“优于”城市人口。

在农村,发展和壮大农村集体经济是壮大农村、富民的“金钥匙”。昆山市相关部门表示,自2017年以来,昆山市通过实施政经分离、资源振兴、土地流转、实体设立和产业促进等措施,全面推进村级集体经济发展。2018年,昆山市发展了37个村,村集体经济总收入1000万元以上,116个村,村集体经济总收入12.55亿元,每个村756万元。

同时,覆盖“困难群众”的底层是实现人民富裕的重要红线。2018年,昆山市投入6600万元财政补贴城乡居民大病保险,惠及近4万人,最低生活保障水平提高至每人每月945元。

昆山市人民社会服务局副局长徐继华告诉本报,昆山市居民医疗保险目前最高可达60万至80万元。与此同时,自2003年以来,昆山的城乡保险不再有区别,享受同样的标准。这也是该国的首次探索。

漳浦镇金华村

据澎湃新闻采访,由于集体经济的发展,2018年,昆山漳浦镇金华村村民人均分红1300元。然而,在相距20多公里的千灯镇歇马桥村,一对普通老夫妻通过租房和提供与昆山员工相同的社会保障福利,每月可以挣6000-7000元。

昆山有很多这样的老人,所以每个人都说农村的生活比城市好“老年人可以自给自足,家庭纠纷也更少,”歇马桥村书记吴建荣告诉这条汹涌的新闻。

千灯镇歇马桥村风景

数据显示,近年来,昆山市民生支出在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中的比重长期保持在80%左右。从医疗、养老等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群众利益出发,继续加大改革创新力度,使民生“困难”成为推动社会进步的“支点”。

当评价一个地区的人民的成就感和幸福指数时,财富和收入无疑是重要的参考坐标。然而,发展绝不能以牺牲人民的生活环境为代价。

显然,昆山并没有迷失在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过度追求中。娄江的变化让昆山人感到欣慰。

娄江是昆山人的母亲河。大约2000年,娄江被附近的一家印染厂严重污染。自2013年以来,当地政府做出了一个痛苦的决定,要实施铁腕整风。印染厂必须配备高标准的污水处理设备。印染厂搬迁后,娄江才逐渐“清理”了几年。

经过多年的环境保护和污染控制,陈尹红知道环境保护对人们的生活极其重要。最简单的理解是空气不好,他们不敢带孩子出去。

陈尹红现任昆山生态环境局副局长。他告诉澎湃新闻,概念的清晰性和重要性决定了环境保护工作的有效性。当他在1993年被调到该局时,该局只有49名成员,但现在整个环境保护小组已经达到200多人。

20世纪90年代,昆山经济发展迅速,但当时自上而下的环保意识不强,导致环境状况在几年内急剧恶化。"当时,每个区和镇都有几条色彩鲜艳、污染严重的河流."陈尹红说道。

从2006年开始,昆山开始了环境保护管理的“最严峻时代”:绘制生态红线,设置能耗、土地开发利用等“高压线”,实施“蓝天工程”,实施严格的环境准入标准。

十九大后,“绿水青山是金山银山”的生态文明理念在全国范围内确立,昆山的环保力度更加加大。在2018年启动的18个三年升级项目中,“美丽昆山”的建设被明确设定为重要目标。

此外,昆山先后编制了“昆山生态红线区域保护规划”和“昆山绿色低碳发展十三五规划”,加快低碳经济、绿色产业和循环经济的发展。仅自2018年以来,就有56,000家分散的污染企业被关闭。

“人们最直接的感觉是昆山蓝天白云的天数在过去三年里有所增加。”陈尹红表示,昆山的空气质量指数在2018年江苏省53个县(市、区)中排名第四,苏州排名第一。

昆山是全国较早提出“金山银山、清水青山”的城市。后来发展到“无论金山银山,污染都不会进入昆山”,“金山银山只会随着清水青山而存在”,“金山银山会随着清水青山而存在”。环境保护的理念和实践经历了许多创新和变化。

昆山是昆曲的大城市

“有钱能使鬼推磨”。就像昆山的财富和蓝天逐渐增加一样,昆山人也感觉到另一种美正在这里慢慢成长。

杨于冰出生于湖南,2016年通过公务员考试在昆山工作,今年29岁。昆曲是她在陌生城市生活的精神食粮之一。

"起初,我只是觉得小生和花旦很美."这是杨于冰第一次在昆山看昆曲。但是两年多之后,她不再保持她的感官之美。“很多游戏都是出于爱,非常模式化。昆曲只要唱歌就需要跳舞,这就要求演员具备高水平的基本技能。这种语言不像京剧那么直白,它优雅而有古诗词的味道。”她告诉了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

昆山大剧院,投资9亿元,几乎每周五晚上都会亮灯。晚饭后,我到这里听了一场戏,当声音还在时,我就走回家了。这已经是杨于冰一周中最期待的一天了。

昆曲《牡丹亭》是真实场景的花园版本。

两个多小时,票价大约是100元。“总比看电影好。现场艺术不同于屏幕艺术,每场现场表演都是独一无二的,而且往往是新的。”杨于冰看了戏剧《牡丹亭》近20遍。

房子里有一个大盒子,里面装着数百张戏票、票和照片。几个朋友在剧院相遇,并与昆曲的未成年学生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这样他们就可以被邀请参加彼此的婚礼...杨于冰的生活因为大量的“戏剧”而完整。"生活压力很大,听一场戏特别放松和美丽。"

昆山更像是一个“剧院”——这是昆山近年来向外界展示的新形象。

昆曲是中国戏剧界近300年来唯一的领导者,被尊为中国传统戏剧的鼻祖。19世纪中叶,京剧兴起,昆曲衰落。昆曲在新中国成立后才获得新生,戏曲事业得到了大力支持。2001年,昆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非遗产名录,这成为昆曲复兴的又一个机会。

昆山民间作为昆曲的故乡,逐渐恢复了昆曲的流行。然而,近年来昆山市委的大力推广,昆曲确实得到了外界的重新认识。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昆曲博物馆的建立到2001年连续举办七届昆曲艺术节,再到涵盖各级城镇的昆曲文化设施网络,昆曲逐渐普及。

特别是去年10月,100多部歌剧在昆山举行了第一次隆重的开幕式,来自全国各地的300多部歌剧相继在昆山上演。这是历史上最集中的民族歌剧表演,具有前所未有的盛大场面。媒体称赞它是中国戏剧的“战斗口号”。

昆山,一个经济强县,也借此机会第一次展示了其推出“文化”品牌和抛光“文化”品牌的强烈意愿。

昆山市委书记杜小刚明确表示,将昆曲打造成金字招牌,提升文化软实力,是为了扭转人们对昆山只有gdp、只有“暴发户”的误解和认知:“对于一个地区来说,丰富群众的文化精神生活也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课题。”

包括中央电视台播放的宣传片,昆山多年来的城市形象口号是“大美人昆曲,大昆山”。"把昆曲放在首位清楚地表明昆山重视文化遗产甚于经济."昆山市政府官员告诉澎湃新闻。

昆山当地著名作家杨寿松撰写的专著《昆山之路》(The Road to昆山)和《昆曲之路》(The Road to Kunqu)引起了强烈反响,他认为昆山地方政府在打磨昆曲金招牌方面有着很高的眼光和策略。这是一个城市的自我提升和超越,体现了一个地区以人为本、以人为本的责任和发展意识。

数百部戏剧的盛大仪式

这条汹涌的新闻得知,今年第二届戏剧节在38天内举行了56场高水平演出,平均上座率为92%,3500万人在网上直播,1.3亿次在颤音平台上播放,超过3.1亿次在新浪微博上阅读话题,比去年增加了2亿次。

盛大的仪式才进行了一半,70%的门票已经售出。成都的一对老年夫妇自费去昆山观看了为期38天的演出。去年,当有一个盛大的歌剧表演仪式时,即使昆山市委书记杜小刚也不能投票观看《朱良》……这是一个盛大的歌剧仪式,也是一个全民的文化狂欢节。

“在过去的两年里,昆曲的出勤率从30%上升到40%,再上升到70%到80%。年轻观众的趋势是显而易见的。”根据杨于冰的观察。

昆曲戏剧刚刚开始。据悉,昆山在政府的领导下,近年来相继推出了惠民、培训和扶持硕士等政府项目。昆曲剧院每年都会为昆曲进入政府机关、学校、社区和企业开展一系列活动。

昆曲远不止昆山人的精神文化世界。以古严武为代表的古文化、以周庄为代表的水乡古镇文化、以大闸蟹和炒面为代表的饮食文化正逐步发展成为昆山独特的文化魅力。

从“流动人口”到“新昆山人”

对昆山来说,在创造人们的成就感和幸福感方面,一个不可避免的真正问题是昆山是一个拥有三分之二外来人口的城市。

在某种程度上,昆山非常像深圳,南方的另一个“移民城市”。在40多年的改革开放过程中,它吸收了各方面的资源,注入了各种各样的人。它充满活力、生气和激情。因此,如何让外国企业家像当地居民一样,在这片土地上建立共同的治理,共存,享受同样的发展机遇,让活力和激情不断为当地发展提供取之不尽的动力和养分,已经成为这座城市的独特命题。

昆山市外来人口管理办公室副主任沈魏宏告诉澎湃新闻,昆山现在有270万人口,95万本地人和179万外来人口,其中外国人占三分之二。这是江苏县级城市中的最高比例。

根据时间表,昆山的外来人口数量一直在显著增加,在此期间经历了几次高峰。沈魏宏说昆山在1990年只有1万移民。昆山的经济在2000年加速发展,对外开放程度越来越高,外来人口超过10万。到2006年,由于电子信息产业发展带来的强劲就业需求,外国人口迅速超过100万,2007年飙升至近200万。从那以后,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它逐渐稳定下来。

为了管理这个庞大的移民群体,昆山在20世纪90年代初设立了外事办公室。起初,治安管理是中心,工作人员也是公安警察。后来,管理范围扩大到劳动、建筑、工商、民政、教育、卫生等方面,并在城镇、街道、村庄和社区建立了相应的管理机构。

2002年,昆山市委、市政府明确表示,流动人口是全市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必须“同舟共济,共创繁荣,共同维护和平,共同开创新格局”。

这一概念被写进了当时流动人口的管理方法中。该文件还首次将流动人口的称谓改为“新昆山人”,并明确提出实施“一体化管理”,即管理、教育、服务一体化管理。

"所谓的“新昆山人”就是那些不排斥或歧视外来者,平等对待本地人的人."沈魏宏说道。

在一体化管理中,户籍、就业、教育和医疗都是“硬骨头”。如何让新昆山人“进城”、“进家”、“进工作”、“进学校”,解决这些切身利益是“稳定”生活的关键。

华东第一所台湾儿童学校

沈魏宏表示,多年来,昆山先后制定了一系列顶级城市发展规划和设计,建成了新昆山人民生活区、服务区、商业区等一大批综合配套设施,出台了《新市民子女分入公办学校办法》等保障政策,最大限度地满足新老市民在生活、食品、交通、教学、医疗服务等方面的基本保障。 从而为大量移民融入昆山、建设昆山创造更好的生活和发展环境。

以教育为例。2016年,由于高考政策的改革,考生不必返回户籍所在地参加考试,学费被取消,导致昆山外来人口子女入学需求大幅增加。为了缓解矛盾,昆山当年对非昆山籍子女的入学政策进行了探索,即在满足昆山籍子女就读公立学校的要求后,剩余的招生名额将根据分数排名安排非昆山籍子女入学。这在当时的中国县级城市早些时候就已经做到了。

“这更公平、更有秩序,外国人员只要有社会保障、固定住所等,就可以获得积分。”昆山教育局党委委员龚建忠告诉澎湃新闻。

但即便如此,昆山的教育系统仍面临巨大压力。龚建中透露,例如,2016年,该市约有20,000名儿童提交了分数以通过考试。其中,公立学校的录取率约为93%,其余7%无法解决。皈依后,仍有1000多名学生。

1000多名学生想入学,但由于公立学校的名额有限,这导致了那一年“非常突出、非常尖锐”的矛盾。龚建中表示,为此,市政府提出加快民办教育建设,昆山每年投入大量资源建设新学校,招聘新教师。为了扩大教师的招聘,当地政府也想出了许多办法来进行全市的总体规划,以教育为主。

同样的矛盾在医疗上也很突出。昆山市卫生委员会社区主任钱国华告诉《鄱阳湖新闻》,昆山自2009年以来一直在促进基本医疗卫生公共服务的均等化:“均等化意味着无论你是城市居民还是农民,无论是外国人还是本地人,你都应该得到平等对待,平等享受我们的公共卫生服务。”

一个简单的例子是孕妇和产妇的检查、儿童保健、疫苗接种等。对来自全国各地来到昆山的人都是免费的,这对昆山来说是一笔很大的费用。

然而,昆山市政府在压力面前从未动摇过。沈魏宏表示,虽然从表面上看,外来人口挤走了当地人民的公共服务资源,排队去医院的机会增加了,使用的公交车也变得拥挤了,但当地人民能够享受的所有公共服务的改善都是基于外来企业家的流入和经济增长给昆山带来的红利:“没有这些外来流动人口,昆山就不会有快速发展。当你来到昆山时,你来自昆山。”

城市现代化的核心是人的现代化。

段军到达昆山时才18岁。当他来的时候,他只后悔看到到处都是农田和庄稼,就像他在四川的家乡一样:“这离我想象的城市很远。”

但是段军最终在昆山呆了20多年。昆山从一个她后悔的小县城成长为一个繁荣的城市,她也从一家汽车材料公司的初级员工变成了贾立安益昆山有限公司的监察员,并成为全国人大代表。

段军出席了全国两会。

2018年,昆山仅有两名新当选的全国人大代表。一个是昆山市委书记杜小刚,另一个是段军

早在十年前的2008年,全国优秀农民工表彰大会在北京召开。1000名优秀农民工获得表彰,段军也榜上有名。当时,昆山也是由两个人选出来的,他们都不是昆山人。

段俊回忆,那次接受表彰的优秀农民工苏州有十几位,但其他县市被表彰的大多是当地人。“这让我更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投注 秒速快3app 湖南快乐十分

  •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