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洱信息门户网>国际>独家!本报原驻法国首席记者郑若麟回忆与希拉克面对面的那些时刻

独家!本报原驻法国首席记者郑若麟回忆与希拉克面对面的那些时刻

2019-10-22 14:38:13

希拉克正在仔细观察铜像。他可能是继戴高乐之后唯一真正热爱中国传统文化的法国总统。|数据照片

在17年前的春节小组会议上,希拉克用10多分钟解释了他的“中国第一理论”。

我记得那是法国前总统希拉克的最后一次新年访问,他即将结束他的第一个任期。那天,在我收到去爱丽舍宫的邀请后,我一直在思考如何利用这个机会问希拉克如何看待中国的未来。那是2002年的春天。

每年新年,总统都会邀请数百名法国和国际记者到爱丽舍宫拜年。在总统演讲和回答之后,举行了一个鸡尾酒会。希拉克是一位喜欢讲话的总统,他总是和记者交谈一两个小时。一些记者喜欢和总统拍照,而另一些记者则渴望和总统谈论通常不可能的话题。我属于后一类人。

关键在于招待会的地点。希拉克在新年里多次拜访我。他不同于密特朗。密特朗总是在小组访问开始后不久,带领一些和他关系密切的记者去另一个小房间,与他们进行“不报道和不发表的谈话”。密特朗的最后几年,我也“混”进了这个小房间。事实上,没有太多的“秘密”,只有密特朗对其他政治家的一些私人评论。

希拉克更加开放。他总是在记者中间围成一个大圈,回答所有被问到的问题,包括平时他没有回答的问题。我知道在他面前,他通常会走近他认识的著名记者圈子,甚至与他们有些友谊,他们大多是电视明星记者和一些非常擅长写作的“编辑作家”。我们外国记者不能挤进这个圈子。然而,在隔壁房间,经常有一些报道国际问题的记者,以及外国记者。当然,外国记者主要来自美国、德国、英国等国家。他们也和希拉克有很多接触。

然而,希拉克经常对中国记者有特殊的回应,因为他是法国总统,对中国非常感兴趣。对他来说,中国和日本是亚洲最重要的两个国家。当然,中国比日本更重要。他对中国的特殊感情在许多文章中都有描述,我在这里不再重复。我知道在总统府的这两个房间之间,我最有希望问希拉克一两个问题。因为这是他离开法国记者转向外国记者的关键位置和时刻。

果然,我选择的职位在招待会上发挥了作用。希拉克离开法国记者时,他遇到的第一个人是我,一名中国记者。我计划了很久的问题立刻被提出来:“作为法国总统,你一直爱中国,非常重视中国。同时,你也相信未来的世界一定是一个多极的世界。我的问题是,在你看来,中国在未来的多极世界中将占据什么样的地位”。令我惊讶的是,希拉克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在未来占据世界第一”

希拉克的回答让我吃惊。因为在21世纪初,中国的整体经济实力仍然远远落后于法国。然而,希拉克继续讲了大约10分钟的“中国第一理论”。总统府原则上是"私人的",所以总统在这个场合说的话是不公开的,记者们已经按照惯例建立了它,不会报道它。然而,今天回想起来很遗憾,因为这也许是西方国家元首做出的第一个大胆预测,即中国将在未来20年成为世界第一。历史似乎正朝着希拉克预测的方向发展:我在2011年写了一篇描述这段历史的文章,当时许多西方学者认为中国将在2022年左右超过美国...事实上,特朗普今天认为中国几乎已经超过美国...

这个细节证明了一件事:希拉克是法国国家元首,在过去的40年里,他拥有最具全球视野和历史感。他是真正的戴高乐将军的继承人。希拉克对布什伊拉克战争的反对使法国在世界上,尤其是在阿拉伯世界的声望达到了顶峰。希拉克本人以此闻名。在他的领导下,法国加入了施罗德领导下的德国和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组成了三国著名的反战联盟...在希拉克时代,虽然法国的国力不如从前,但它在外交领域一直扮演着一流国家的角色,希拉克为此发挥了重要作用!

希拉克对中国未来发展前景的预测非常准确,他是西方领导人中唯一一位早就预见到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一”大国和强国的总统。因此,我认为希拉克是一位比密特朗更有政治才能的法国政治家,尽管这绝对不是法国人的“印象”,尽管大多数法国政治评论家会反对我的判断...

2007年5月16日,在法国巴黎,即将离任的法国总统希拉克在等候公共汽车离开爱丽舍宫时向告别人群致意。新华社

然而,在希拉克的领导下,法国的国内经济越来越糟,所以当希拉克在2007年退休时,法国人非常恨他,迫不及待地敦促他下台。我记得,当他发表电视讲话说他不会成功当选总统时,他吸引了多达2000万法国人坐在电视机前,听他说,“我不会争取连任总统”。那时,我曾在一份法国杂志上发表过一篇文章。我写道法国人可能不喜欢希拉克,但是如果选举在世界上举行,希拉克可能是得票最多的政治家。奥巴马在当选前和入主白宫后,曾多次亲自写信给希拉克。

但是法国人也是不可预测的。不到两年后,在2009年法国ifop民意测验为《巴黎竞赛画报》进行的“最受欢迎的政治家”调查中,退休的希拉克跃居榜首,成为74%的法国人青睐的高级人物!两年后,希拉克仍然是希拉克,显然是法国公众舆论改变了180度。

退休后,希拉克借用了黎巴嫩总理哈里里在塞纳河的住所。

老实说,希拉克退休后的成就远不如他的统治时期。希拉克搬出爱丽舍宫,在巴黎塞纳河一间属于被暗杀的黎巴嫩总理拉菲克·哈里里家庭的公寓里定居下来。为什么借用这位外国政治家的公寓让外人感到困惑。

据说希拉克“非常缺钱”。退休的国家元首是“宪法委员会”的当然成员。这个职位给希拉克带来了12,000欧元的月收入。增加三项养老金:法官五年、巴黎市长30年和其他当选职位、议会成员19年和共和国总统12年。希拉克总共领取了18,781欧元的养老金。这两项收入使希拉克的年收入达到24万欧元。这远远低于他的妻子伯纳黛特。去年5月,贝尔纳黛特·希拉克被聘为法国头号奢侈品集团路易威登的顾问。他的收入无法与退休总统相比。

希拉克退休后最自豪的事情是成立了希拉克基金会,其宗旨是促进“可持续发展和文化间对话”。

在过去的两年里,希拉克为基金会多次访问非洲,并努力拯救一些濒临灭绝的文化和语言。他还向尼日利亚和韩国等一些人物颁发了“希拉克基金会”发起的“预防冲突奖”。希拉克也一直在写回忆录。第一部《逐步获胜》出版后获得了巨大成功。这本书在几周内重印了三次,售出40万册。它已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并出版,包括中文版。

希拉克退休后访问了中国。中国是希拉克非常重视的国家。希拉克还与日本、俄罗斯和其他国家的领导人有着密切的联系。他多次应普京邀请访问俄罗斯。希拉克与日本的关系是众所周知的。所谓的“希拉克的日本存款”仍然沸沸扬扬,甚至有人出版了书籍。希拉克对日本相扑的热爱举世闻名,为此他曾遭到萨科齐总统的嘲笑。

2006年6月9日,当时的法国总统希拉克在巴黎举行了记者招待会。新华社

如果我比较一下我与之密切接触的四位法国总统密特朗、希拉克、萨科齐和奥朗德,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希拉克有着天生的亲和力。当他向你伸出手时,你会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感觉浮现在你的脸上,就好像你是一个你认识多年的老朋友。

与密特朗握手就像与石像握手一样。天气很冷,什么也不说,感觉很遥远。然而,法国人显然一度喜欢密特朗。原因是密特朗在电视上的印象与希拉克正好相反:希拉克本人是真诚的,但电视形象却是冷漠的,远不如密特朗亲切。这让人觉得电视时代的选举有些扭曲。

事实上,萨科齐几乎是电视选举的总统。电视弥补了萨科齐性格中对人民不友好的弱点。由此可以得出结论,希拉克可能是最后一位通过与选民握手而不是通过电视节目当选的总统。

2011年,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因“挪用公共资产”、“滥用信托”和“非法获利”被巴黎轻罪法院判处两年监禁,缓期执行。从我对法国的理解来看,这可能是最“受委屈”的总统。密特朗对台军售和萨科齐的诸多问题可能会比希拉克犯下更严重的“错误”。然而,结果是希拉克被法国法律抓住了。当他担任巴黎市长时,他用市政府的工资雇佣右翼政党的工作人员...这确实是事实。然而,这一事实被其他总统透露,但没有进一步的问题。这要轻得多,他个人也没有受益……希拉克在被判刑后发表声明,称他不会上诉,因为“他缺乏足够的力量”...让真相大白”。然而,希拉克强烈质疑这一判决本身,认为它不公平。事实上,希拉克的三项指控与他的个人利益无关,而是“巴黎市政府的资金雇佣了他的党员为他竞选总统的政党服务”由于当时法国在总统选举经费问题上的相关法律法规并不完善,可以合理地说希拉克受到了某种程度的“冤枉”。但另一方面,如果这个迟来的判断是正确的,法国法律是否真正独立就值得怀疑。因为如果这一判断在那一年出现,法国历史显然将不得不重写。正如左翼总统密特朗对公众隐瞒他的癌症是否改变了选举结果一样,这已经成为历史永远无法回答的问题。

希拉克辞职后立即出现健康问题。十多年来,他一直在与这种疾病作斗争。对一些政治家来说,权力是生活的荷尔蒙,尤其是西方政治家。一旦没有力量,他们就失去了生存的理由,甚至失去了生存的动力...密特朗。希拉克也是如此。

希拉克可能是继戴高乐将军之后唯一真正热爱中国传统文化、尊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国总统。我对希拉克的印象基本上是比较好的。他的去世是法国的巨大损失,也让中国失去了一个真正的好朋友!

愿死者安息!

作者:郑若麟,《文汇报》驻巴黎前首席记者

编者:沈钦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