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洱信息门户网>科技>宝运来2 亿元资金抢搭末班车 财务洗澡后先临三维硬闯科创板

宝运来2 亿元资金抢搭末班车 财务洗澡后先临三维硬闯科创板

2020-01-11 16:43:27

宝运来2 亿元资金抢搭末班车 财务洗澡后先临三维硬闯科创板

宝运来2,奇葩!亿元资金抢搭末班车!财务“洗澡”后,这家公司硬闯科创板!

林淙 吴正懿 

从新三板转场到科创板的众多“考生”中,先临三维这家公司显得特立独行。

这家从风口“掉线”的“3D打印龙头企业”,是新三板交投最活跃的公司之一,最新股东户数为1074名,创下科创板受理企业中股东数之最。

闯关前夕的财务“大洗澡”,冲刷掉了大量“水分”,令其报告期内利润表变动甚大,扣非后净利润已连续两年亏损,公司选取了不看重盈利的科创板第二套上市标准。

更罕见的是,在转战科创板前后的半年内,公司股价区间最高涨幅超过2倍,公司高管逢高减持。停牌前三日,疯狂的资金追赶“末班车”,公司股价累计上涨26%、累计成交量逾1亿元。

财报“美颜”、“包袱”清理之后,先临三维业绩惨淡,扣非后净利润连续两年亏损,公司发力多年的“线上+线下”布局日渐式微。

上证报记者近日走访先临三维开设在杭州萧山的3D打印体验中心全国旗舰总店,发现店铺已关闭。因部分核心器件对进口依赖,先临三维冠以“自主研发”标签的产品更像是组装品,核心技术无从验证。

致力于将设计图“丰满”为实物的先临三维,刻意“打印”了一个符合科创板标准的企业形象。大力度的财务“洗澡”和诡异的股价波动背后,似乎隐藏着更多故事。

“互联网+”生态圈“掉线”

以3D打印为主业的先临三维,2014年8月在新三板挂牌时,恰遇3D打印的风口。之后经过数轮融资,公司宣布“3D打印+互联网”战略,布局线上、线下生态。而承载着生物3D打印业务的子公司捷诺飞,是市场眼中先临三维最具想象空间的平台。

现实略显“骨感”。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底,公司在全国各地共运营有10个线下3D打印创新服务中心,主要由政府相关主体出资向公司购买整体解决方案进行建设,再委托给当地子公司(全资或与政府平台合资)运营,因此政府平台一度成为公司最主要的客户。

但2016年至2018年,公司产品在政府平台领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8034.7万元、5078.16万元以及1633.62万元,占比分别为25.68%、14%及4.08%,呈逐年下降趋势。

对此,公司解释称,主要原因为政府平台业务受制于地方财政预算紧张导致采购规模缩减,该业务可持续性的不确定性较大。

为一探究竟,记者日前走访了先临三维总部所在地杭州萧山区金城路333号的3D打印体验中心,但按照公开地址寻觅到的却是一家面包店。旁边的商户告诉记者,“原先的3D打印中心前段时间已经搬走了,营业期间客流量一直不是很大。”

据媒体报道,该体验中心于2016年10月开张,是先临三维开设的互联网+3D打印体验中心全国旗舰总店,名为“3D梦想城镇”。公司当时称,预计未来2-3年内在全国一二线城市开出100家体验中心。实际的运营数量仅有10%。

控股子公司先临云打印,是先临三维提供“互联网+3D打印”服务的主体。报告期内,该公司亏损额分别达到353.71万元、4342.78万元和3567.03万元。

线下布局萎缩的同时,最具“魅力”的生物3D打印业务,也被先临三维让渡控股权。

2018年5月18日,公司宣布不再控股子公司捷诺飞,并择机转让部分股份。公司称,此举是为了进一步加强公司聚焦专注发展,加快推进公司上市步伐;同时支持捷诺飞引进外部投资者,做大做强生物材料和细胞3D 打印技术,以实现单独上市。

不过最终捷诺飞控股权的解除,却是通过股东阵营的重构实现的。今年3月,自然人徐铭恩与捷诺飞其他6名股东签订一致行动协议,从而合计持有捷诺飞41%股份,以0.72%的微弱优势超过先临三维的持股比例。自此,捷诺飞变为先临三维的参股公司,徐铭恩变身实控人。

捷诺飞的财务数据显示,公司2016年至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02.79万元、-1240.49万元和-2699.48万元。选择在此当口剥离亏损资产,显然有临阵“卸包袱”的嫌疑。

褪去“互联网+”光环的先临三维,在科创板招股书中又是如何介绍自己的?公司称,拥有3D数字化和3D打印设备两条核心产品线,产品主要应用于高端制造、精准医疗、定制消费和启智教育等四大领域。

但从生产工艺流程图来看,“组装”似更能概括其业务实质。据了解,作为公司生产金属增材制造设备的关键原料,高光束质量激光器、大功率激光扫描振镜等精密光学器件目前均依赖国外进口。

先临三维在招股书中多次强调,公司销售收入位居国内同行第一,该说法来自赛瑞研究。公开资料显示,赛瑞研究是专注于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的研究咨询机构,2014年成立于深圳。而公司援引的由权威机构IDC(国际数据公司)出具的报告,仅对先临三维的“江湖地位”进行了抽象描述——“是全球知名的在3D数字化和3D打印市场都发挥着重要作用的公司”,未列举具体数据。

量体裁衣 “应试”科创板

自知业绩不尽如人意的先临三维,少见地选择了科创板第二套上市标准,可谓量身定制。

第二套上市标准的指标是,预计市值不低于15亿元,最近一年营收不低于2亿元,且最近三年累计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不低于15%。

细心的投资者不难发现,先临三维的最新招股书中与其在新三板公告中的“初始版本”存在着较大出入。回溯公告可见,就在冲刺科创板之前,公司对会计政策进行了变更,并对前期会计差错进行更正。追溯调整范围涵盖公司2015年至2017年年报及2018年业绩快报。

具体调整和变更的内容包括:变更 3D 打印云平台研发项目的资本化政策,延后其资本化时点;将3D 打印云平台的摊销期限由10年调整为5年;对前期子公司捷诺飞管理层的入股时的计量参考值进行更正;更正先临云打印少数股东出资款的确认时点。

比对公司2018年业绩快报修正前后的数据可见,资本化转费用化处理,大额计提子公司商誉及公司无形资产减值,确认前期股份支付等因素,共同造成了公司当年业绩大幅缩水,扣非后净利润由盈转亏。

追溯调整后,公司近三年的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981.52万元、-135.79万元和-2145.38万元,主因是报告期内两家子公司亏损。

投行人士告诉记者:“这相当于采用了更加审慎的会计处理办法,对当期报表可能会造成较大冲击,但就公司后续的业绩表现和财会规范性来说,是有好处的。至于会计差错更正,就属于赶在‘考前’进行查漏补缺了。”

“由于这次先临选的是第二款标准,因此净利润不属于审核指标。”前述投行人士进一步指出,“科创板对于申报公司盈利要求的放宽,和对于财务规范性、信息披露真实性等要求的提高,都可能是促使公司赶在闯关前先‘洗个澡’的动因。”

业绩不够研发凑。财务“洗澡”的另一效用是,先临三维的研发投入占比大幅提升,满足了科创板上市第二套标准。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先临三维研发投入占营收的比例分别达25.29%、26.87%和35.08%,较调整前提升明显。

以2016年年报为例,更正前的研发支出与专利一栏显示,公司研发费用投入4465.84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14.26%。

先临三维的经营现金流状况不容乐观。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382.12万元、-544.33万元和-5603.1万元,连续两年呈净流出状况。

值得玩味的是,2016年至2018年,公司收到的政府补助(含软件的增值税退税)其实在逐年递增,分别达1838.16万元、4279.88万元和5521.24万元,应收账款数额也逐年增加。

区间涨幅逾2倍 高管减持

耐人寻味的是,科创板第二套标准对市值亦有15亿元的门槛要求。但回看股价走势,先临三维从去年2月到今年2月中旬前,市值始终低于15亿元,最低跌破10亿元。但2月中下旬开始股价大幅上涨,将最新市值推升至27亿元。

虽然该新三板市值数并非科创板发行市值,但亦具有一定参考和提振意义。

细细复盘,先临三维最近几年交投活跃度不输A股公司,但股价自2015年4月见顶后一路下跌,2018年10月11日盘中最低触及2.68元,但随后一路强劲攀升,今年3月20日(停牌前一天)盘中触及9.16元,半年内最高区间涨幅达2.4倍!

回查公告,先临三维去年5月提出拟IPO上市。随后,公司今年1月30日披露,授权公司董事会及董事长聘请上市相关的中介机构,成为本轮股价强势上涨的起点。2月27日,公司宣布启动上市辅导。3月15日,公司董事会决议通过了“拟科创板上市”的议案,正式将先临三维与科创板关联起来。

3月18日至20日,先临三维股价连续三天大涨。3月20日,公司股价收于8.65元/股,较17日收盘价6.85元/股上涨了26%以上,相较于年初已翻番。当晚,先临三维发布停牌公告,股票于3月21日起停牌。

一面是利好消息推动股价一路走高,一面是存量股东出货、大量投资者接盘。

截至今年3月29日,公司的股东户数达到1074名,其中包括16名“三类股东”,股东数量创下科创板受理企业之最。更惊人的是,停牌前最后三个交易日,先临三维累计成交量过亿元,分别达5386万元、2585万元、2653万元的成交额,及2.75%、1.23%、1.17%的换手率,显示出套利资金追赶“末班车”的疯狂。

对于这些突击入股的股东而言,锁定期该如何设置?先临三维招股书中并没有给出答案,仅是披露了公司“三类股东”的股份锁定安排。

另一值得探究的问题是,先临三维明显放大的交易量背后,究竟谁在“出货”?

对比公司2019年一季报与2018年年报前十大流通股东的持股变化可见,自然人胡敏楠和黄贤清均进行了部分减持。其中黄贤清为公司的副总经理、董秘及财务总监,一季度减持5.4万股,另一神秘股东胡敏楠则大举出货了300万股。

另外,公司今年1月28日公告,解除1115.5万股股票的限售,占公司总股本 3.5719%。本次解禁股票的来源为公司2013年由李涛等董监高及其他员工共 60 位自然人的增资。

“赢家”不止于此。据查,2014年新三板挂牌后,先临三维即于当年11月实施增发,发行价格为3元/股(前复权)。随后,公司又在2015年1月和4月连续两轮再融资,发行价分别为2.2元/股和7.75元/股(前复权),三次定增共募得2.69亿元。

从历史价格来看,最后一轮定增进入的投资者一度浮亏超过65%。但按照最新股价估算,上述投资者已录得11.6%的账面浮盈。

“先临三维的状况能否登陆科创板很难说。但起码,借助这个消息,公司市值大幅攀升,部分套牢盘借机出货。”投行人士指出,“值得监管部门关注的是,类似有意转登科创板的新三板公司,是否存在借助科创板利好出货的动机。新三板是不是应有更严密的相关内幕信息知情人登记管理制度?”

  •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