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洱信息门户网>教育>「“星程”70年④」从“没学上”到“好上学”,“长沙经验”书

「“星程”70年④」从“没学上”到“好上学”,“长沙经验”书

2019-11-03 20:41:12

编者按:

70年的沉浮,这座城市已经成长起来,每一步都见证了岁月的变迁。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华盛在线发布了70年来一系列关于《星际旅行》的报道。它关注了70年来普通长沙人在消费、住房、教育、交通、医疗、饮食和文化七个方面经历的变化和日益增强的购买意识,记录了时代的印记,歌颂了奋斗的岁月。

华盛在线9月29日电(记者邓桂明、记者黄俊山)响水河反映了千年城市。长沙被誉为曲家之乡,是湖南乃至全国重要的教育城市,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湖湘儿童。

70年过去了,长沙的教育像湘江一样汹涌澎湃。现在,全国基础教育改革试点城市、全国地方政府推进高等职业教育改革发展试点城市、教育部“第一批现代学徒制”试点单位、全国智慧教育示范区等纷纷落户长沙,教育改革“长沙经验”已经谱写了新的篇章。

好学校就在附近。

1949年8月5日,长沙和平解放。今年,朱明超出生在宁乡。当时,长沙的教育事业可谓“穷而穷”。

1949年底,长沙市各级各类学校只有236所,在校学生2685人,中学生11300人,小学生28500人。文盲占总数的25%。

到1956年,朱老在宁乡珊瑚小学开始上小学时,教育观并没有多大改变:教室四周通风良好,课桌是用旧木板做的;学校离家3公里,步行需要一个小时。

今天,这些“痛苦”的记忆已经成为过去。长沙教育不仅在数量上取得了巨大的变化,而且在质量上也有了质的飞跃。不仅满足了长沙市民子女的需求,也接纳了大量农民工子女和商人子女。

今年9月开学时,12岁的曹亚飞特别开心,因为他可以日夜和父母相处。

三年前,曹亚飞的父母从怀化的故乡沅陵来到长沙做生意。在祖父母的照顾下,他成了一个留守儿童。孩子成绩的下降和生意的逐渐稳定使得曹亚飞的父母决定让他转到长沙。最终,曹亚飞如愿以偿地进入长沙湘逸芙蓉二中。“学校由长沙第一中学管理。它的教学质量和管理肯定更好。它离我们的商店也很近,很方便。孩子们也答应努力学习。”曹亚飞的父亲说。

湖南芙蓉二中,原名马王堆中学,创建于1972年,是芙蓉区教育局直属的初级中学。自2007年起,成为长沙市第一中学的对口支援单位。2013年8月,受长沙市第一中学委托至今。

长沙的四所精英学校闻名全国。这座城市,像湖南芙蓉一中一样,有数百所学校与他们建立、管理或合作。此外,在小学和幼儿园出现了一些教育团体。一所好学校就在附近,这已经是一个切实的现实。

长沙市教育局局长、党委书记卢红明表示,“没必要选学校”是人们对“更好的教育”的真正希望。长沙将继续努力,逐步实现“不需要择校”。

长沙市第二十中学与长郡教育集团下属的庐山国际实验学校合作后更名为庐山滨江实验学校

让学生更容易去上学。

教室里挤满了人,灯很暗,书包很重,作业总是没完没了...阅读既辛苦又累人,而且多年来似乎很难改变。在长沙,越来越多的学生通过建设美丽的校园、取消大班、照明改造、减轻负担、信息教育等措施爱上了学校。

长沙市民王慧的儿子今年3岁。他最近报名参加了岳麓区北京豫园幼儿园栀子班。起初,他哭了,停止了上学。“现在没事了。幼儿园有一个好环境和许多玩具。老师很有耐心,有方法。”

据了解,岳麓区北京豫园幼儿园是该区的配套幼儿园。2016年移交岳麓区后,政府将投资600万元进行设计、装修和设备采购。2017年11月,这座美丽的公共公园将为周围市民的孩子招生。

数据显示,长沙有公立幼儿园473所,民办全纳幼儿园1032所,全纳幼儿园覆盖率达到80.22%,提前两年完成国家目标,24万多名儿童享受“优质优价”学前教育。

已经存在多年的“超级班级规模”也已成为历史。2018年秋季,长沙已经完全取消了超过66名学生的大班人数。小学一至三年级学生人数控制在50人以下,初中学生人数控制在55人以下。今年秋天,义务教育将从45名小学生和50名初中生开始。

每个孩子都有更多的活动空间,这吸引了老师更多的注意力,也使得“因材施教”的个性和特点更有可能得到发展。

每所新学校都比另一所漂亮。今年秋季迎来第一批学生的中等职业学校浏阳众协高科技学校,环境优雅,有四个广场,即寻梦广场、追梦广场、造梦广场和实现梦想广场。学校26间智能教室宽敞明亮,智能黑板充满科技,纯实木桌椅环保舒适。学生公寓条件一流。每个宿舍只有4个人。他们配有高级实木床、空调、洗衣机、直饮水器和双浴室。他们还保持全天候热水供应。

2018年寒假前夕,长沙中小学生在线学习中心全面启动。全市数百名专家和各学科骨干教师开发的地方优质课程资源全部免费向学生开放,学生无需离家即可享受优质教育。

浏阳众协高科技学校智慧教室

" 3: 30的课特别好."

这学期,长沙市开福区马兰山小学四年级学生施禺期的母亲李琼感觉轻松多了。学校的“3: 30班”特别好。它为我解决了一个大问题!”9月18日,她在记者面前反复称赞。

去年十月,李琼生了第二个孩子,慢慢地感到不知所措:大男孩淘气,小男孩也很活跃。我的爱人已经在国外工作很长时间了,老人只能帮忙做家务。“这真是一项艰苦的工作。”

长期以来,“3: 30问题”一直是家长们担心的问题。去年,开福区在马兰山小学、国庆二号小学和朝宗街小学试行“3: 30班”,免费招收300名城市低收入家庭儿童和农民工贫困家庭儿童,并开设文学、美术、音乐等兴趣课程。2019年秋季新学期开始后,它将对所有学生开放。仅马兰山小学就有450多名学生参加,约占学生总数的50%。

马鞍山小学的课后托管服务正在进行中。

放眼全市,“三点半上课”已经在全市大多数学校实施。长沙高新区泸沽二小学有811名学生,其中90%的学生本学期参加了课外服务。这所学校的49名教师都自愿参加这项服务。

课后托管服务并不新鲜。回顾历史,长沙已经有一些学校这么做很多年了。在教育部和其他五个部委于2015年发布禁止收取课后托管和其他服务费用的文件后,一些学校因缺乏资金而停课。

当时,“三点半问题”成了人们的“痛点”。面对老百姓的实际困难,长沙市教育局立即作出了回应——一方面为上级争取政策,另一方面要求全市所有合格的学校首先做好服务工作。

此后,长沙市教育局与各方协调,赢得了“兼职寄宿生”政策。这项为期三年的过渡性政策,不仅保证了学生课后有一个安全的去处,还可以解决课外服务带来的额外工作量和经费问题,从而很好地解决了课后3: 30的问题。

  • 最新新闻